网站公告
查看: 2856|回复: 9

原创•长篇连载|彼岸花开

[复制链接]

8

主题

14

帖子

87

积分

中级站友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87
扫一扫,手机访问本帖
发表于 2017-7-22 17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30030964 于 2017-7-22 17:50 编辑

第一章


暮色下,一辆越野车在山间蜿蜒的公路上疾驰。汽车很快驶进后山,山间植被更加茂密,之前的闷热一扫而光,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野花的幽香。


叶倾一直在闭目养神,她慢慢睁开眼,吩咐司机,“小刘,把空调关上吧,打开车窗。”车窗缓缓落下,她微微探出头。路边的野花仿佛触手可及,淡淡的花香顿时弥漫到车内,她的心情随着花香舒展开来。前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座寺庙。从远处眺望,寺庙里的几盏灯火犹如萤火虫一般闪烁。


汽车在寺庙门前缓缓停下。叶倾推开车门,急匆匆地向寺内走去。李洁见状,赶紧提着箱子小跑两步跟上。寺庙门口的两盏大灯笼将“星圆寺”三个大字衬托的很是醒目。庙门前站着一个小和尚,见两人走过来,上前一步,双手合十,“阿弥陀佛,请问是叶施主么?”叶倾微笑着点了一下头。小和尚示意,“两位施主请跟我来。”两人随着小和尚穿过一层又一层的院落,来到一个幽深的院子门前。


小和尚站在门口,低低的声音禀报了一声,“师父,叶施主到了。”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,“让她进来吧。”小和尚掀开珠帘,叶倾稍微探了探身,跨步进去。


屋内,一位中年方丈正手捻佛珠,闭目盘膝打坐。听到有人进来,他缓缓睁开了眼。叶倾双手合十行礼,“净空大师……”方丈双手合十,“阿弥陀佛,叶施主,好久不见。”抬手示意她坐下。小和尚端着一碗茶,轻轻放在叶倾桌前。叶倾点头致谢。


净空大师道,“叶施主这次所为何来啊?”叶倾:“听闻贵寺近日修缮寺庙,特意前来献上善款50万,还望大师笑纳。”李洁拎着密码箱过来,轻轻放在净空大师面前,打开箱子,里面现出一沓沓崭新的百元大钞。


净空大师扫了一眼,“阿弥陀佛,叶施主广结善缘,佛祖保佑。”小和尚收起箱子,放在方丈桌下柜子里。叶倾示意李洁,李洁心领神会,悄然退出。


院子里跟上次来的时候没有什么变化,廊下多了几盆不知名的花草。小和尚正坐在石凳上发呆。李洁走过去,坐在小和尚对面。她拿出手机,翻了一会儿,顿觉无聊,打量着眼前的小和尚,“喂,小和尚,你叫什么名字?”小和尚双手合十,“阿弥陀佛,小僧智信。”“多大了?”“阿弥陀佛,小僧年方……”“你别老一句一个阿弥陀佛的,麻烦不麻烦啊?直接说。”


小和尚被李洁咄咄逼人的架势给惊着了,脸顿时红了起来,喏喏的答道,“十……十六岁。”“哦,十六了,也不小了。有女朋友么?”“出家人不近女色。”“哟,小家伙,蒙谁呢?我才不信呢?”李洁伸手摸了一下小和尚的脸,“小伙子长得还蛮英俊的嘛,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吧?”“不……不需要。施主,开玩笑了。”“别叫施主,叫姐。”“……”“叫声姐听听。”“……姐。”“哎,这就对了。”“你看姐怎么样?”说完,李洁往前探了探身子。李洁穿着一件低胸紧身T恤,随着身体前倾,火辣辣的胸部就挺到了小和尚眼前。小和尚顿时羞得低下了头,“什……什么怎么样啊?”“长得漂亮么?”“……漂亮。”“那我做你女朋友怎么样?”小和尚惊的慌忙躲开,“姐……别开玩笑了。”李洁一脸坏笑的看着他,“我没开玩笑,说正经的呢。哎,你别跑啊……”小和尚慌慌张张的走开了,一边走一边口中念念有词,“阿弥陀佛,罪过,罪过……”


李洁见小和尚跑远了,这才作罢。她的视线又转到院子里那几盆花草上去了。她走过去,仔细端详着面前的那几盆花草。那几盆花草长势很好,生机勃勃。


这时,叶倾和净空大师从屋内走出来。看着望着那几个花盆发呆的的李洁,问道,“看什么呢?”李洁回过神,“这几盆花草长的真好。”叶倾也弯下腰,仔细打量眼前这几盆花草。一旁的净空大师见状道,“二位施主可识得此花?”两人齐齐摇头。


净空大师:“此乃彼岸花。在民间,春分前后三天叫春彼岸,秋分前后三天叫秋彼岸。这种花开在秋彼岸期间,故称彼岸花。又因根有剧毒,落叶时花开,花叶永不相见,故又称“无义草”。根据花朵的颜色又分为两种。白色的叫曼陀罗花,是佛经中描绘的天界之花。见此花者,恶自去除。红色的叫曼珠沙华,是开在黄泉路上的死亡之花,花朵鲜红如血,人们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。”听到这里,李洁不禁打了个寒战,叶倾却听的津津有味。


净空大师:“此花今日和施主相见,说明你和它有缘。若施主不嫌弃,老衲可赠予一盆与你。”叶倾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说完,叶倾挑了一盆长的最茂盛的抱在怀里。问道,“大师,这盆是白色的还是红色的啊?”净空大师:“只有待花开之日才可知是曼珠沙华还是曼陀罗花。”和净空大师道别后,叶倾抱着那盆彼岸花和李洁一道离去。


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,小和尚转过头问净空大师,“师父,刚才她挑的是红色的曼珠沙华。”净空大师双手合十,“情不为因果,缘注定生死。阿弥陀佛……”


回去的路上,叶倾心情似乎好了很多。车里的气氛又重新开始活跃起来。李洁从前排转过身,“上次咱花20万买了一串佛珠,这次又花50万买了一盆花。叶总,您真的很信佛啊?”叶倾没有回答她,反问道,“你觉得呢?”李洁挠了挠头,“看不出来。”


司机小刘从后视镜里观察了一下叶倾的神情,“前几天跟政协刘主席的司机聊天,听他说那个净空大师玩的挺大的。座驾是宝马X5,在大河宾馆长年包房,还包养了两个女大学生,据说一个还是研究生呢。”李洁瞪大了眼睛,“不是吧?”小刘又观察了一下叶倾的脸色,见她也听的津津有味,就继续说道,“那个净空大师是个苹果控,手机、电脑、游戏机一水儿的苹果最新款。就连那庙里的小和尚好多拿的都是iPhone。你知道庙里功德箱里的百元大钞都哪儿去了么?”“哪儿去了?”叶倾饶有兴趣地问。“肯定是被那些小和尚给偷去了啊。功德箱是上锁了的,钥匙在庙里主持手里,小和尚们一般接触不到。晚上香客散去后,关上庙门。他们拿一根小棍,裹着一团嚼过的口香糖,用手电筒照着伸到里面专粘那百元大钞。拿上钱就去后山的镇上吃烧烤,喝大酒,泡小妞。”


叶倾听完,忍俊不禁,“原来和尚的生活也这么多姿多彩。”李洁又学着和尚的腔调,“阿弥陀佛,师太,你就从了老衲吧。”再次把几人逗得哈哈大笑。


这时候,叶倾的手机响起。她看了一下号码,“三姐,在哪儿?听着你那边那么吵……是么?太好了,谢谢三姐……请客,没问题……半小时后我去钱柜找你们……好,拜拜。”挂上电话,然后头也不抬的对小刘说,“去钱柜。”

我是九级天使,我住在第九城市
排名
82
昨日变化

367

主题

6420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版主

山阳杂谈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6778
QQ
发表于 2017-7-22 19:4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不应该发在文学版吗?

8

主题

14

帖子

87

积分

中级站友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87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23 08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章

钱柜卡拉OK包厢内。徐美丽挂上电话,对旁边几个叽叽喳喳的女人说,“半小时后到。”一旁的马大兰看了看徐美丽,欲言又止。徐美丽拍了一下她的肩头,“说吧,老大,是不是还有点儿不踏实啊。”马大兰满脸疑惑地问,“要说这个小叶给的这个价码还真是不错,但是我还是有点儿担心,这人靠谱么?不会把咱卖了吧?”

这时候敲门声响起,一个服务员端着两瓶酒进来,“各位太太,这是叶老板吩咐送来的86年的法国干红,请大家品尝一下。”

服务员走后,马大兰拿起酒瓶研究了半天,“你们知道这种酒多少钱一瓶么?”“多少钱啊?”“上次我和几个朋友来这里,点过这种酒,买单时一看单子,一瓶5888,就这两瓶酒都一万多了,这个小叶出手不小气啊。”“是啊,是啊。”其她几个女人纷纷附和。徐美丽又压低声音,“哎,我听说唐建国也在她那入有股份,你们知道多少么?”“多少啊?”“我听说他在小叶那放了600多万。”“啊,这老家伙有这么多钱?”“在下面当书记那几年扎着钱了。”

徐美丽端起酒杯,轻轻抿了一口,“老唐那人咱都熟悉,多精明一个人,他把棺材本都放她那了,咱还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徐美丽举起酒杯,“所以呢,姐儿几个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?来吧,走一个。”大家纷纷开始碰杯畅饮。

这时候,叶倾推门进来了。大家纷纷站起来。徐美丽拉着叶倾的手,“老妹,刚才姐儿几个都表态了,回头把钱都给你送过来。挣不挣钱的无所谓,最主要的是姐妹情深……”

叶倾端起酒杯,满上,“几位姐姐如此信得过小妹,小妹深感荣幸,今天我先干为敬。”说完,一饮而尽。大家纷纷鼓掌,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推杯换盏,气氛逐渐进入高潮。

徐美丽喝大了,扯着嗓子在那喊,“老马,你唱的什么呀?跟羊叫唤似的,别唱了,把麦给我。”马大兰正唱的正嗨,装作没听见,依旧拿着话筒,嗲声嗲语地在那唱,“小妹妹,我坐船头,哥哥你在岸上走,我俩的情,我俩的爱……”徐美丽摇摇晃晃走到点歌台前按了“暂停”键,音乐戛然而止。

马大兰将话筒狠狠摔在地上,指着徐美丽,“老徐,你什么意思啊?”“一首破歌你都翻来覆去唱八遍了,你不烦我们还烦呢。五十多岁的人了,还小妹妹坐船头呢,我看你是想坐床头吧?”她的一席话引得众人也哈哈大笑。

马大兰也不示弱,“我坐床头怎么了?那也比不上你们家老刘,钻人家寡妇的被窝。”“钻被窝怎么了,说明我们家老刘魅力大,你们家老金还没被窝可钻呢。”一旁的叶倾见状赶紧打圆场,“大家都是开玩笑的,别来真的啊。”旁边几个人也随声附和。

这时候,一直坐在角落里玩手机的女人抬起头,“要不大家都去会所放松放松吧,换个地方透透气。”气氛顿时缓和下来,众人纷纷表示响应。叶倾手一挥,“走。”

大家都站起来开始收拾自己的衣服和包。叶倾特意观察了一下这个女人。她和自己年龄相仿,身材高挑,化着淡妆,衣着很有品味。站在那几个女人之间,有点儿鹤立鸡群的架势。叶倾记起,刚才徐美丽介绍说她叫刘雅丽,是市银行行长徐中天的夫人。

洗手间门口,叶倾正对着镜子补妆,刘雅丽从里面走出来。看见叶倾放在台上的包,“香奈儿,2017新款限量版。”叶倾暗自吃了一惊。这个手包是她上个月在香港买的,人民币8万多。“姐姐好眼力。”“呵呵,上周我刚在东京买了一个。”说着两人一起走出来。上电梯的时候,叶倾问刘雅丽,“她们俩没事儿吧?”“没事儿,现在她俩在洗手间里搂着哭呢。每次喝多了都这样。”“哦,那就好。”

巴厘岛SPA养生会所VIP包间内。一群女人坐在沙发上,交头接耳,叽叽喳喳,都是满脸兴奋。

徐美丽搂着叶倾,“老妹儿,听说这里帅哥不少?”叶倾一脸坏笑看着她,“你想要什么样的?”徐美丽色眯眯的回答,“我喜欢高大威猛型的。”叶倾对旁边的领班说,给大家介绍一下。

领班:“各位太太晚上好,欢迎大家光临巴厘岛SPA养生会所。这里有潺潺流水,这里有檀香静心。在繁华的都市中,这是一方心灵私语的净土。巴厘岛SPA护疗秉承数代传统精髓,有专业的spa理疗师,经他们富于灵性的巧手轻重适宜的按摩力度和SPA手法,可使您筋骨舒活,迅速唤醒您体内潜在的感官喜悦,让您深深的感受到异性SPA的完美……”

这时候,徐美丽打断了他的话,“行了,行了,作诗呢?还抒什么情了,赶快介绍一下你们这都有什么服务啊?”“有卵巢保养,温肾理疗,泰式按摩,日式推油,香薰足疗……”徐美丽:对、对、对,就那个日式的,怎么日?众人哈哈哈哈大笑。叶倾强忍住笑,对领班说,就那个日式的吧,叫几个技师过来吧。包间内几个女人再次兴奋的叽叽喳喳起来。

很快,刚才的领班领着七八个男孩进来。徐美丽摇摇晃晃站起来,“我先挑,都别跟我抢啊。”说完站起来,走到那排男孩面前,一一仔细打量。很快相中了一个肌肉男,捏了一下他的脸蛋,就是他了。那个男孩很殷勤的依偎过来。其她的女人也都纷纷开始挑选自己中意的男孩。

叶倾这时候的目光落在最边上的司诺脸上。这是一张不算太精致的脸,但却让人过目不忘。身材很棒,瘦而结实,透过修身黑衬衣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块块的腹肌,特别是那双丹凤眼,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,眼神羞涩的躲闪着那些火辣辣的目光。

这时候大家都领着挑选的技师到各自的包间里去了。房间里只剩下刘雅丽和叶倾。

叶倾发现刘雅丽的目光几乎一直没有离开过司诺。两人目光交集,“刘姐,要不给你再换一个?”刘雅丽略带尴尬的笑了笑,“不是,不是……要不你先来吧。”叶倾站起来,走到她面前,拉起她,“走吧,客气什么,我是这儿的VIP,我要什么样的不能找啊。”说完,拍了一下司诺的肩膀,“你新来的吧?”司诺点点头。“一定要服务好,这是我的贵宾,快去吧。”目送两人走后,叶倾起身去了自己在六楼的VIP包间。

这是一个豪华套间,这是她固定的包房。服务生早已放好了热水,叶倾躺在浴盆里,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。李洁递给她一杯刚沏好的红茶,“叶总,要不要我叫个人过来给你按按?”“不用了,我躺着休息一会儿就好了。”“叶总,还有个事儿,向你汇报一下。”“什么事儿?”“刚才给刘雅丽服务的技师被客人给轰出来了。”“是么?让那个技师过来见我。”“好的,叶总。”几分钟后,领班领着司诺过来了。

叶倾冷冷地看着他们两个人,“是你?你不是那个新来的吗?怎么回事?”领班:“客人对他的服务很不满意,说他笨手笨脚的……”“你让他自己说!”叶倾直接打断了他的话。司诺倔强的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“说啊,到底怎么回事?”叶倾开始发火了。司诺委屈地眼里含着泪水,“她……她……”“她怎么你了?”“她一直摸我,还脱我裤子。我是按摩的,又不是卖身的。”叶倾忍不住笑出声来,“好吧,好吧。原来还是个卖艺不卖身的主儿。”转而她又对领班说,“你再去给那位贵宾换一个技师。”“换了好几个了,她都不满意。”“那我不管,反正你要打发她满意为止。真找不到合适的,你给我上。”“好的,我知道了,叶总,你放心吧,我一定处理好。”说完,领班就出去了。叶倾看了一眼司诺,过来给我按按,让我见识一下你的艺。

叶倾穿着宽大的睡袍,闭着眼睛趴在按摩床上。司诺跪在床边,双手笨拙的在叶倾身上开始按摩。女人从爱抚中得到的快感远远超过做爱本身,叶倾很喜欢这种感觉。被陌生男人抚摸到极致,那种或是被安慰或是被羞辱的刺激感让人上瘾。但是司诺才按摩了几分钟,他拙笨的手法就让叶倾皱起了眉头,翻过身,脸朝上,睁开眼睛了,别按了,陪我聊聊天吧。

司诺停了下来,不敢直视叶倾那火辣辣的身体,只好低下头,有点儿局促不安的坐着。“来几天了?”“嗯,今天是第三天。”“叫什么名字?”司诺有点儿难为情的迟疑了一下,“嗯……司诺”“听口音是本地人吧?”“嗯。”

这时候,叶倾的手机响了,她走过去,拿起电话,看了一下,接通。“姐,我是赵勇,你快来吧,冉静在家里正摔东西呢。我都跟她解释一千遍了,我跟那个女的真的没有什么关系,就差给她跪下了,她还是不相信我,谁也劝不住她,你快来吧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,现在就过去。”她起身到更衣间换衣服。很快从里面拎着包出来了。从包里取出一沓钱递给司诺,拿着吧。“老板,这……”“拿着吧,这是你刚才给我服务的小费。”“那也太多了。”“记住了,技师是靠小费挣钱的,靠按摩才能挣几个钱啊。拿着吧,我的傻弟弟。”“谢谢老板。”“你多大了?”“22岁。”“哦,我比你大七岁,以后你别喊我老板了,喊我姐吧。对了,把你手机号给我说一下。”叶倾拿起手机存下了司诺的电话号码。“那没什么事儿我出去了。”“嗯,好。把你们领班叫过来。”

叶倾站在镜子前补妆。敲门声响起。叶倾头也不抬,“进来。”领班:“叶总,您有什么吩咐?”“我现在有点儿急事儿,要先走了。跟我来的那几个人不管消费多少,让她们签单就行了。”“好的。”“刚才那个司诺什么情况?”“他是新来的,本地人。性格比较内向,不爱说话,也不大合群,没事就坐在那玩手机。”“以后多关照点儿他,他不愿做的别勉强他。”说完,叶倾站起身,拎着包走了出去。李洁跟着出来,“叶总,咱去哪儿?”“我出去有点儿事儿,自己开车去。让小刘把你送回去吧。”
我是九级天使,我住在第九城市
5黄金站友
604/1000

276

主题

593

帖子

604

积分

黄金站友

Rank: 5Rank: 5

积分
604
QQ
发表于 2017-7-24 18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辆越野车在山间蜿蜒的公路上疾驰。汽车很快驶进后山,山间植被更加茂密,之前的闷热一扫而光,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野花的幽香
7白金站友
3977/10000

57

主题

1221

帖子

3977

积分

白金站友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3977
发表于 2017-7-25 10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支持原创,支持连载,先赞一个!
当一个青年每天只剩下4个小时的时间可以洗脸、刷牙、走路、上厕所和吃三餐,而辛苦一年的工资还不够买城市几平米的房,再牛逼的心理咨询师也木有办法让他恢复对生命的情。。。

8

主题

14

帖子

87

积分

中级站友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87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26 18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30030964 于 2017-7-26 18:55 编辑

第三章

叶倾的那辆宝马X6在纺织厂家属院胡同口停下来了。前方正在修路,有一块“道路维修,禁止通行”的牌子拦在马路中间。她皱了皱眉头,把车调头,停在路边一家歌*舞*厅门口,下了车。她决定走路过去。走到歌*舞*厅门口,她停了下来,站在那里,从包里拿出一盒“David*off”,她要好好想想,一会儿该怎么去劝架。抽了几口,正要转身走的时候,旁边过来一个男人,色*眯眯地看着她。

“小*姐,多少钱一次?”叶倾楞了一下,“什么多少钱?”“跟你做一次多少钱?”叶倾顿时明白了他说的什么意思。“你他*妈*的有病吧?你*妈*做一次多少钱?”说完,叶倾扭头就走。身后传来了那个男人的骂声,你不是小*姐,她*妈*的站这儿干嘛?

叶倾走到冉静家楼下,一下电梯,就看见赵勇正蹲在门口,地上扔了一堆烟头。看见叶倾走上来,赵勇赶紧站了起来,“姐……”“被赶出来了?”“可不是嘛,你来了就好了,我怎么解释都没用,我跟那个女的真的没什么……”“好了,好了,别说了,我去跟她说。”


叶倾敲门,“冉静,开门,是我。”门吱呀一声开了,冉静从里面穿着睡衣出来了,头发蓬松,屋里乱七八糟,“姐,你怎么来了?”“还说呢,还不是你们闹得……”叶倾一边进屋,一边对站在门外的赵勇说,“你还不进来?”赵勇对叶倾笑了笑,“还是等你们说好了我再进来吧。”冉静把门又哐的一声把门碰上,“姐,你看他那没出息的样儿,真是没法说。”



叶倾在沙发上坐下来,接过冉静递过来的一杯水,喝了一大口,“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“你可不知道吧,赵勇最近长本事了,会勾*引小**妇了。”“别胡扯,赵勇不是那号人。”


“姐,昨天我去办瑜伽续费,钱不够,就回家拿存折,发现上面少了五千块钱。我就去问赵勇,他说那钱他拿去交公积金了,我给他们单位打电话一问,压根就没那回事。中午下班,我碰见我们家属院的田彩霞了,一见面就说谢谢我,我还纳闷呢,我说谢什么,她说谢谢我们家借给她钱,给她孩子看病,还说一有钱就还我们。姐,你说气人不气人啊?他竟然瞒着我把钱给了那个小**妇,回家问他,他还死不承认。


“田彩霞?不是前一段时间出工伤死亡的那个赵小六的老婆吗?赵勇的发小。”“就是她,长的那样,一脸麻子,腰跟水桶似得,还去勾引男人。”“行了,冉静,别说了,我知道怎么回事了,这事儿全怪你。你说赵勇那人你还不了解吗?老实巴交的,就是有那心也没那胆儿啊,人家发小的孩子病了,借钱看病,你说他能不帮忙吗?跟你说,你那脾气,还不是怕你不同意吗?就瞒着你偷偷的把钱借给人家了,再说这钱是借,又不是给,你就别再无理取闹了。”


“姐,我不是说他借钱给人家不对,关键是他竟敢瞒着我动家里的钱,事后问他还跟我撒谎。”“行了,行了,让人家进来吧,别闹了,多大点儿事儿啊。你没看人家赵勇整天对你百依百顺,你一发火人家大气都不敢喘,你还老欺负人家。”“姐,我知道他没那胆量,他也不是那种人,我就是想故意气气他,整天看见他那怂样儿我就来气。”“行了,你知足吧,除了赵勇,你上哪儿找这样老实可靠的人呢,这事儿就这样了,让人家进来吧,大冷的天别在外面站着了。”说完,叶倾起身,把门打开,招呼赵勇进来。赵勇胆怯的看了看冉静。冉静瞪了他一眼,“姐让你进来你还不进来?”


叶倾从茶几上拿起车钥匙,“赵勇,事情经过我都知道了,以后再有这种事儿跟冉静大大方方的说,她也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。冉静,你那脾气也该改改了,别得理不让人,动不动就摔摔打打的,何况今天这事儿你还没理。行了,我走了。”


“姐,你去哪儿啊?”“我回家。”“咱逛街去吧,王府井正搞活动呢,八五折。我给老三打个电话,咱仨好长时间没一起逛商场了。”“那好吧,赵勇,你把家里收拾收拾。”“你放心吧,姐。”赵勇满心欢喜的答道。


一边下楼梯,叶倾一边向冉静抱怨,“刚才来的时候,在你们家属院门口的那个歌舞厅门前,竟然有个人把我当成了小*姐,还问我多少钱一次,气死我了……”冉静:“西门町那儿吧?”“就是那儿。”冉静一边笑一边说,“姐,你真不知道?”“知道什么?”叶倾满脸疑惑。“那边儿是全市最著名的暗*娼点儿,小*姐都在那拉客。你往那一站,长得那么诱人,人家可不就把你当小*姐了嘛。”说完,冉静笑得更厉害了。“死冉静,你还敢笑我,看我不打你……”,说着,两人追逐着跑下了楼。到了楼下,冉静拿起手机开始给慕霜打电话。“喂,老三,忙什么呢?”

挂上电话,叶倾问她,“她来吗?”“刚加完班,一会儿打车过去找咱们。”叶倾道,“报社那边不好打车,要不咱去接她吧。”“不用,又不顺路,让她自己打车吧。”



我是九级天使,我住在第九城市
7白金站友
2660/10000

358

主题

2658

帖子

2660

积分

白金站友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2660
发表于 2017-8-1 14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7白金站友
3889/10000
排名
5287
昨日变化
7

98

主题

1752

帖子

3889

积分

白金站友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3889
发表于 2017-8-7 22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乔洛小熊 发表于 2017-7-22 19:43
这不应该发在文学版吗?

你不说我都不知道有个文学版哈
追随着你是我不变的步伐。
7白金站友
3889/10000
排名
5287
昨日变化
7

98

主题

1752

帖子

3889

积分

白金站友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3889
发表于 2017-8-7 22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似曾相识
追随着你是我不变的步伐。
7白金站友
2660/10000

358

主题

2658

帖子

2660

积分

白金站友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2660
发表于 2017-8-13 11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
本版积分规则



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我要提意见!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